主页 > 大咖名流 >
“酒醉”的跨界:外行進擊尋“第二春”酒企謀曲線上市
发布日期:2021-09-15 01:27   来源:未知   阅读:

  6月下旬,金針菇大戶一腳跨進白酒行業,隨後,股價連續7個交易日收盤上漲,其中包含6個漲停板。

  僅一週時間,吉宏股份加入這一行列,作為一家行銷公司,打算收購貴州釣臺貢酒業有限公司不低於70%的股權,進而持有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古窖酒業有限公司資産。其間,股價亦出現短暫強勁上漲。

  在資本市場,跨界“喝酒”並非新鮮事,維維股份2007年決定進軍白酒行業作為戰略性投資,娃哈哈集團2015年便入局,儘管遭遇“酒水不服”,但近年來,企業于酒類行業尋找“第二春”的影子並不難尋:天士力、聯想控股、復星系等已有所佈局。

  2015年,娃哈哈集團旗下的娃哈哈商業股份有限公司收購了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領醬國酒業銷售有限公司。

  不過,此番入局並非順風順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娃哈哈官方微信裏最近一次領醬國酒的宣傳,還停留在2019年4月。

  復星系同樣起步不晚。2017年,復星集團入股青島啤酒,彼時,復星系方面表示:“復星國際將積極推動旗下各類酒店、餐飲業務與青島啤酒的全面對接,提高青島啤酒的渠道滲透力度,採用多種形式加快提升青島啤酒的市場拓展和業務發展。”

  然而,2019年年末,復星集團持有的青島啤酒H股便已經有所減少,2020年9月1日,復星集團再度減持。

  貝殼財經記者梳理看到,2019年至今,復星集團多次減持青島啤酒H股股份,並且每次減持均價都不低於當年買入的價格。據了解,2020年8月31日至2020年12月11日,復星集團通過出售青島啤酒H股股份,共套現約48.22億港元,加上2021年4月的23.39億港元,總額已經超過71億港元。

  去年以來通過一系列操作,郭廣昌淡出啤酒,加碼白酒的意圖十分明顯。作為復星系旗下重要的資本運作平臺,豫園股份在白酒板塊積極發力。2020年7月末,股份過戶完成,金徽酒的控股股東變更為豫園股份,實際控制人變更為郭廣昌。

  同年年底,豫園股份在一場拍賣中競得天洋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舍得酒業控股股東四川沱牌舍得集團有限公司70%的股權,成交金額為45.3億元。

  “中國白酒行業是一個很有潛力和發展前景的行業。酒是快樂的靈魂,復星對白酒有著20多年的追求。”伴隨著頻頻拿下酒企控制權,郭廣昌高調公開白酒“野心”。

  近年來,跨界“喝酒”的企業隊伍不斷壯大。眾興菌業宣告欲全資收購聖窖酒業100%股權,這意味著,若收購完成,聖窖酒業將實現曲線上市,眾興菌業也將開啟雙主業發展的模式。

  貝殼財經記者了解到,眾興菌業于2015年6月26日在深交所上市,是專業從事食用菌研發、工廠化培植與銷售的現代農業企業。上市以來,眾興菌業業績不太穩定,時起時落,産品毛利率不足30%,因此一直在積極尋找新産業,以求增加公司新的盈利增長點。

  吉宏股份成了又一個後來者。6月28日,吉宏股份發佈公告稱,公司擬通過包括但不限于受讓股權、增資等方式收購貴州釣臺貢酒業有限公司不低於70%的股權,進而持有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古窖酒業有限公司資産。

  作為一家主業為行銷的公司,2021年年初,吉宏股份取得“遵義産區中國好醬酒”項目網際網路獨家運營權及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技術開發公司貴州牌-京禦聖宴系列酒一級經銷商資質,以此為切入點進入醬香型白酒領域,主要業務模式為通過第三方平臺(如京東、有讚、天貓等店舖運營)+團購分銷+線下渠道等方式銷售白酒。

  銷售過程中,吉宏股份發現“醬酒市場需求較大,優質廠家産品供不應求”,擬通過建立上下游一體化經營體系,在降低生産及銷售成本的同時,提升公司的盈利水準。此後,選中了古窖酒業作為收購標的。

  “白酒屬於剛性需求的産品,且以國內市場為絕對主導,具有內迴圈概念,名酒的品牌與産區又具備稀缺性價值,隨著國內經濟環境的升級,市場普遍看好白酒行業的發展前景。”酒水分析師蔡學飛分析道。

  “吉宏股份入局白酒行業的真實性與前景非常模糊”,有業內人士對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從目前整個酒業板塊資本化比較活躍的現狀來看,吉宏股份這次的收購,帶有很明顯的資本操作的性質。”

  2020年,白酒板塊出現多次上漲行情,五糧液總市值也是在這一年突破1萬億元。數據顯示,A股白酒板塊(包含18隻白酒概念股)的總市值,2020年一整年累計增長約2.54萬億元,以貴州茅臺2020年年底的收盤市值為分母,相當於漲出1個貴州茅臺。

  2021年,市場出現震蕩行情,但是白酒板塊整體上揚趨勢未改。2021年上半年,A股白酒板塊(包含18隻白酒概念股)的總市值累計增長約1862.82億元。

  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股價“沾酒就漲”屢見不鮮。眾興菌業欲全資收購聖窖酒業100%股權消息發佈後,其股價連續7個交易日收盤上漲,總市值累計增長約28.17億元,累計漲幅約為87.46%。

  吉宏股份同樣收穫了一波上漲。www.247003.com在跨界“喝酒”披露前,吉宏股份的股價已經連續4個交易日收盤上漲,消息發佈後的第一天,股價開盤漲停,盤中漲幅大部分時間也在4%以上,但尾盤突然急速回落,最終收盤時跌幅為1.09%。

  深交所問詢函“火速”抵達,要求吉宏股份説明收購決策是否審慎合理,是否存在迎合熱點炒作股價的情形等。面對質問,吉宏股份否認迎合熱點炒作股價,自稱跨界“喝酒”切實可行。

  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近期,兩家上市公司陷入酒企借殼傳聞,儘管官方多次澄清不存在涉及與酒企“借殼”、“重組”的洽談或談判等相關行為,但是股票已然成妖。

  2021年5月24日起,*ST天成的股票已經連續25個交易日收盤漲停,在此期間,*ST天成的總市值從7.49億元上漲至25.51 億元,累計增長約18億元,累計漲幅約為240.59%。

  此外,在6月18日至7月9日,ST摩登總市值從10.97億元增長至21.45 億元,累計增長約10.48億元,累計漲幅約為95.53%。

  這樣漲勢並不陌生,甚至讓投資者看到賣點。當前,在互動平臺上,不少股民給上市公司獻策,建議其與白酒企業合作,或者在該領域投資佈局。

  去年9月23日,園城黃金披露計劃收購聖窖酒業,同日股票停牌,復牌首日股價漲超9%,並於次日實現連漲。然而,這起收購在被交易所下發問詢函一週後,便宣告終止。

  2020年11月24日,因打算收購紅星股份,大豪科技股票停牌,復牌後股價連續13個交易日收盤上漲。

  數據顯示,大豪科技去年11月23日收盤時總市值為80.48億元,今年7月8日,這一數字達到324.60億元。今年7月7日,大豪科技收到中國證監會出具的《關於北京大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發行股份購買資産核準的受理通知書》。

  浙商證券分析師在研報中表示,由於白酒需求具有一定消費剛性,在消費基礎較為穩定的背景下,酒企擁有的較強定價能力使得其盈利能力在消費品行業中極具競爭力,雖然疫情的暴發使得消費場景消失,進而造成部分酒企業績大幅下降,但白酒標的股價僅在國內疫情暴發期及全球疫情蔓延期出現過短暫回落,之後迅速恢復,韌性較強,因此白酒為最好的賽道之一。

  白酒行業屬於充分競爭的行業,目前沒有任何一家白酒生産企業在全國市場佔據絕對的市場份額,全國性名酒在全國範圍內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和美譽度,但區域性名酒在細分優勢區域內具有較強的市場影響力。

  記者梳理這些收購標的發現,基本都是區域性名酒。于外界而言的跨界,至於酒企來説,則暗藏上市隱痛——借助上市公司收購,實現“曲線上市”。

  今年意欲“賣身”的聖窖酒業,坐落于中國酒都仁懷市茅臺鎮7.5平方公里醬香型白酒核心産區,自成立以來專注于醬香型白酒的研發、生産和銷售,是茅臺鎮重點釀酒、儲酒企業之一。

  聖窖酒業此前得到過上市公司的青睞,不過未能成功,“牽手”園城黃金失敗之後,聖窖酒業轉身投向眾興菌業,可見其上市之心的急切。

  “據我了解,聖窖酒業本身就是一家區域酒企,而且其品牌影響力有限,生産規模有限,産能有限。如果聖窖酒業想儘快實現快速擴張,借助此輪醬酒優勢,利用自己在醬酒核心産區的區位優勢與品質背書,確實是比較便捷的、快速的上市方法。”酒水分析師蔡學飛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相比之下,古窖酒業位於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雙龍村,主要生産醬香型白酒,現有窖坑24口,年産優質醬香基酒180余噸,現有近2000噸上世紀80年代至今不同年份53%vol大曲醬香基酒。

  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從産業發展的角度來看,古窖酒業是茅臺鎮典型的小型酒廠之一,本身産能有限,品牌力非常弱。

  據媒體報道,2011年2月,以紅星股份和龍徽釀酒有限公司為主體,北京首都酒業有限公司成立,旗下囊括了紅星、龍徽、古鐘、六曲香、中華、夜光杯等酒類品牌。成立伊始,北京首都酒業有限公司便提出“力爭十二五中期實現上市目標:如果能儘快找到合適的殼資源,首都酒業集團將於2012年借殼上市;如果不能借殼上市,則將在3年內登陸A股市場。

  面對強敵牛欄山,紅星必須繼續前進,步子還得加快。本次再度征戰A股,也被外界視為紅星股份最為接近IPO的機會,並有業內人士指出,本次交易準備充分,不會出現障礙。

  “如何與公司現有業務形成協同?公司是否具有足夠能力經營酒業資産?公司能否對標的資産實現有效控制?”幾乎是每個跨界玩家都躲不開的“靈魂三問”。

  在眾多跨界“喝酒”的企業中,成功者有之,失敗者不絕。舍得酒業的前東家天洋控股就是典型。

  2016年6月30日,作為四川省的混改標桿,舍得酒業在産權交易所以公開競拍方式進行股權改制,開創中國名酒企業混改的先河。天洋控股以38.2億元的高價獲得沱牌舍得集團(舍得酒業的直接控股股東)70%的股權。射洪市人民政府持股另外30%。天洋集團的實控人周政由此成為舍得酒業的實控人。

  根據2016年的投資者調研報告,天洋控股看中的是舍得酒業的品牌價值和産品品質,“如果改變機制,比如行銷方面,會採用一些更具有市場化的方式來運作,未來潛力可期”,報告提道,“天洋不是做資本運作的,是做産業的。”

  或許,最初天洋説要把舍得打造成為世界一流品牌,並不是在講故事,自2016年6月30日天洋入主以來,舍得酒業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的確在逐年增長。2018年1月公司股價最高峰時達到了51.24元/股。

  2019年1月以來,舍得酒業控股股東四川沱牌舍得集團、間接控股股東天洋控股及其關聯方因資金緊張、償還即將到期的貸款,向舍得酒業尋求資金拆借幫助。

  債務的雪球越滾越大,“將用百年的時間,將舍得打造成為世界一流品牌”,天洋當初的豪言餘音尚存,然而,天洋控股最終失去了舍得酒業的控制權。

  維維股份亦在跨界後,掙扎多年,最終放棄。其主要産品為豆奶粉系列産品及乳品系列産品,2007年,維維股份決定進軍白酒行業作為戰略性投資。2009 年,維維股份收購枝江酒業51%的股權,公司主營業務增加了白酒的生産銷售。

  維維股份2013年年度報告顯示,酒類業務無論是營收規模還是毛利率水準,都可以稱得上是維維股份的業績支柱之一。但是最近幾年,維維股份逐漸剝離酒類業務。

  “公司2017年第四季度虧損0.15億元,主要是白酒板塊的虧損”,2018年決定將貴州醇酒業的股權出售是“根據公司整體戰略規劃做出的”,“剝離貴州醇酒業有利於公司聚焦大食品主業,減輕包袱,回籠資金,集中力量做強優勢産品”。

  2020年,維維股份以46150萬元的價格將其持有的枝江酒業71%股份出售,至此,維維股份“不再有酒製造行業”。

  有業內人士表示,投資白酒行業的資金,也有止損點要求,如果撐不到天亮,退出成為必然。“跨界的資本進入到一個新的領域,資本需要話語權,往往會形成的局面是‘外行人管內行人’,專業程度缺乏,加上行銷模式沒有創新的話,失敗亦在情理之中。”

  青島秋潤食品花生再次檢出不合格抽檢食品樣品651批次,發現不合格26批次。

  吉林林源春生態科技公司奢飲葡萄酒、天池...抽檢393批次樣品,不合格樣品13批次。

  康維多荷萊蕊羊奶粉營養成分不合格,此前...“荷萊蕊幼兒配方羊奶粉(12—36月齡,3段)”(原産國:荷蘭,規格:900克/罐,生産日期:2019-07-04)二十二碳六烯酸與總脂肪酸比項目不符合産品標簽明示。

  廣東Totaste餅乾、群達畜牧實業3...抽檢1463批次樣品,不合格樣品26批次。

  滿地可一品魷魚圈氧化變質 曾多次被檢出...標稱滿地可(汕頭)食品有限公司生産的滿地可一品魷魚圈(魷魚味)(直接擠壓型膨化食品)(75克/包、滿地可、2021-02-20),過氧化值(以脂肪計)不合格。

  貝因美 和中國媽媽在一起貝因美以“愛”為基礎,幫助親子家庭健康幸福。【詳情】

  奶粉食用指南 守護寶寶健康成...提供奶粉餵養指南,解讀奶粉配方成分,幫助新手爸媽理性選擇奶粉。【詳情】

  點滴營養,綻放每個生命蒙牛乳業推動營養知識普及、提升國民健康水準。【詳情】

  中國網食品頻道堅持“給你一個真實的中國”的永恒追求,融合各地民族風俗、地方特産,延伸至整個食品行業,展示中國食品豐富性、多元性,搭建中國食品展示平臺。

  本網所有內容,凡註明”來源:中國網食品”的圖片,版權均屬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