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法律在线 >
比白银案更恶劣色魔杀人狂奸杀8人割走阴部最小的还未满14岁
发布日期:2022-04-29 15:13   来源:未知   阅读:

  一九八七年到一九九零年,在首都北京出现了一系列让人毛骨悚然的恶性杀人案件。

  苏某是前一年四川省著名的高考状元,一九八七年高考,品学兼优的她以四川总分第二名,

  让苏某的父母有些不放心。但是一想到是在北京首都换的车,苏某的母亲又放下心来。

  而且身体是残缺不全,伤痕累累。三月五日清晨,北京市朝阳区一个晨练的老人发现,

  死者一丝不挂,两天躺在乱草当中,她的嘴里塞着自己的内衣,胸部和腹部有十多处刀伤。

  更加可怕的是,苏某的阴部被歹徒割走,双眼也被刀捅成了两个血窟窿,这真的是太惨了。

  歹徒显然不是第一次作案,他非常有经验,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死者所有的衣物和财物全被歹徒带走。

  随后,歹徒对苏某的尸体进行了奸尸,事后又对她的遗体进行了损坏,割走阴部,拉出内脏,破坏了眼睛。

  他的作案手段高明,选择文化高,但是涉世不深的女大学生,并且带到水库这种偏僻的地方作案。作案之后,歹徒几乎没有留下证据,让案件侦破的工作非常困难。

  至于破坏眼睛,说明此人文化程度不高,而且很可能没有前科。为什么这么说呢?

  一九八七年一月,朝阳区大郊亭两个刚下夜班的工人,突然听到路边小树林里面有女孩儿呼救的声音。

  树林中躺着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女孩,肚子上被扎了两刀,全身是血,裤子已经被歹徒脱了一半。

  突然从里面传出一个男人将她拉进了树林儿,掏出了一把匕首,威胁她要强奸她。

  女孩倒下之后,仍然奋力呼救,歹徒在脱女孩裤子的时候,两个工人冲进树林救了女孩。

  女孩虽然没有死,但是由于惊吓过度,再加上当时天黑根本记不清歹徒长什么模样,穿着什么衣服。

  一九八七年三月五日,北京市大兴区亦庄平房村的一个女村民在公厕里发现了一具女尸。

  嘴里塞着贴身的短裤,一双高跟鞋被扔在厕所的角落里,女孩有明显被糟蹋的痕迹,胸口有三处致命伤。

  根据村民辨认,这个被害的女孩是邻村人,叫杜雪(化名),是朝阳区某毛巾厂的工人,

  很多人都看到她从工厂里面走了出来,看来杜雪是在回家路过平阳村的时候遭到歹徒袭击之后遇害的。根据尸检表明,杜雪曾经跟歹徒殊死搏斗,

  她是被害之后又被糟蹋的,现场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所以这起案件迟迟没有被侦破。

  五月十五号,广西门外一个储运仓库的搬运工在附近草地方便的时候,发现了一具女尸。

  就在警方联系这所中学的时候,校方正在发动全校的师生四处寻找前一天放学之后失踪的女孩祝某。

  这次歹徒作案时留下了一些线索,现场发现了二八自行车的轱辘印记,还有一个足印儿。

  根据足印判断,歹徒身高应该在一米八左右,身体比较强壮,但是仅凭这些线索仍然是无法破案。

  三个月后的八月十四号,马家铺的菜农吴某,发现自家菜棚里面居然躺着一具女尸,

  前胸后背一共十一处刀伤,但依然可以看出这个女孩在生前相貌清秀,很可能是外地人,

  更让人气愤的是,这个女孩正处于经期,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歹徒依然没有放过她。

  果然半年之后的一九八八年三月三日,南开女大师称苏某被人残害,手段几乎一致,

  这起案件发生之后,一度认为是受害者的一个追求者作案,这个追求者多次被拒绝,

  好在是首都,检察机关发现此案疑点众多,几次退回重新侦查,将这哥们无罪释放。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九日,在朝阳区王子营小海子村北铁路水沟里面发现了一具女尸。

  一九八九年三月一日,丰台区坎南百果园里,两个捡树枝的小女孩发现了一具女尸,向派出所报了案。

  作案手法跟之前一样,死者也是处于经期被害,看来歹徒的欲望极为亢奋,属于明显的心理有问题的人。

  这些案子久久不破,警方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是转机很快就来了,这还得益于一个女孩的自救。

  一九九零年三月二日,北京一家医院向警方报案,说是一名年轻的女孩被糟蹋,侥幸未死。

  身上有五处利器伤,更为可怕的是她的那个地方被歹徒割下,面对这惨不忍睹的暴行,

  陈某由于当时回家着急,属于是有病乱投医,立刻就说要,接着就跟这个男人聊了起来。

  之后这个男人又说他能买到车票,但是每张票要加十块钱,不过要等到明天上午才能拿到。

  边吃这个男人边说说自己家里有个妹妹、还有老婆、孩子,多么多么幸福之类的话。

  陈某毕竟在外地工作多少还是有一些社会经验的,她感觉到事情不对,跳车要走。

  此时这个男人凶相毕露,开始恐吓陈某说:你要是不老实听我的,我马上宰了你。

  我都宰了七八个了。随后男人把陈某拖进了路边的草地里,开始动手撕她的衣服。

  查看伤情的女警,看到陈某的伤口之后,咬牙切齿发誓说一定要尽快抓住这个恶魔。

  所以警方开始二十四小时在北京火车站执勤,争取尽快发现模拟画像上的歹徒,将他绳之以法。

  尽管如此,北京警方认为歹徒迟早还会继续作案,要求便衣们不能松懈,随时保持警惕。

  这个男人身高一米八,留着小胡子,一口地道的北京话,完全符合对歹徒的描述。

  过了一会儿,他又盯上了一个外地漂亮的农村女孩,这个女孩看起来十八、九岁,女孩很单纯,

  很快就被这个男人骗走了。男人满脸笑容,帮她扛着一个塑料编织袋走到了车站外面,

  过了丰台聚草桥,这个男人开始往路边的一条土路上拐,土路两边是种菜的大棚,已经没有路人了。

  男人凶相毕露,一下将女孩摔倒在地上,然后淫笑着把这个女孩往路边的草地里边拖,

  女孩不从,拼命的反抗,男子突然间拔出匕首。就在此时,突然有人大喊放下刀子。

  长大时候,他曾在部队参军,退伍之后进入了北京铝制品厂。担任仓库的库管员。

  当时是一九八四年严打,刚刚过去,这种行为让人放在八三年肯定会坐牢,而且还会重判。

  他就拦住了这个女孩儿,将她捅伤了。这时候正好有两个工人赶到,他落荒而逃。

  强烈的不正常的心理又促使他继续作案。五月十四日,他奸杀了放学回家中的祝某,

  八月十三日,徐某从火车站骗走了一个大学生打扮的深圳女孩,这个女孩很清纯,但并不是大学生。

  徐某对女孩下手的时候,女孩哭着求饶,愿意把自己身上剩下的几十块钱都给他。

  徐某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人没了之后,眼睛会留下影像,就对这个女孩的眼睛又各捅了一下。

  这次作案徐某回到家中,也曾坐卧不宁,寝食难安,深感自己不是个玩意儿,但又无法控制自己。

  一九八八年三月三日,徐某将南开大学生苏某从火车站骗走,事后,徐某又陆续作案多起。

  在后来袭击陈某的时候心慌了,徐某顾不上她是否真的断了气儿,就逃离了现场。

  我本想弄完这十个人之后就不再干了。可我就像着了魔一样,一到晚上就想出去寻找猎物。

  另外,徐某还供述了另外三起案件,对方没有报案,也没有抵抗,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四个人是暗娼。徐某回忆,其中一人身穿皮大衣,留着披肩发,是个年轻的姑娘。

  还有南开大学的女学生苏某被害,让人悲痛惋惜。但是否需要反思一下我们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