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新闻 >
10年打开数千心门她捧出一颗心不带半根草去!
发布日期:2022-06-21 22:22   来源:未知   阅读:

  强子(化名)是李涵接收的一个司法帮教涉案事件中的未成年人,李涵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孩子能这样苦命。

  强子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相继去世了。初中开始,他靠贫困户的低保一个人生活,常年住在出租屋里。由于身材原因,加上无人照料成了校园霸凌对象。不仅在学校被欺负,回到家小区里的人也欺负他,冲动之下就把人捅了,因此判了缓刑。

  在帮教期间,李涵和同事们来到强子的住处,锅里、池子里放着几个月没有洗已经长毛的碗筷,房间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异味。从小到大没人教强子做饭、收拾屋子,被子盖了十年没换洗过,薄薄的棉被已经发黑,中间还透着光,没有褥子就睡床板上,因为交不起暖气费,冬天的房屋像冰窖一样冷,李涵赶紧和社工们一起帮他打扫屋子、换新被褥,春节送去米面油。

  强子的每一个细节李涵都会用心观察,由于总被欺负强子从不坐地铁,为了自我保护养成了随身携带刀或者尖锐器具的习惯,即便每周事务所的“城市历奇”活动地点距离他家很远,他依然不肯丢掉器具坚持坐公交,虽然几个小时的车程,但是每周都是第一个到事务所。

  李涵经常带着他打篮球,督促他减肥,鼓励他参加活动与人交流。在李涵的帮扶下,随着互动的增多,强子的自信心一天天提升,体重也慢慢减了下来,开始收拾屋子,把地上的烟头和灰尘扫到角落里,并且主动把低保停了,在超市找了份工作,每个月挣三千多块钱。

  像强子这样的涉罪帮教未成年人,李涵已经接触上百例。李涵说,这些孩子们非常渴望也非常需要被爱、被关注。

  在一次“城市历奇”的活动中,李涵听到几个孩子说要去唱K,对于未成年人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消费。他们并没有经济收入,李涵想了解钱的来源,如果直接问“你们这是去哪儿?”或者“消费的钱从哪儿来的?” 他们肯定不再聊了,李涵就默默跟在后面听着,等待自己熟悉了解的话题顺利切入。果然,男孩们眼神里充满了诧异和崇拜,他们没想到李涵懂那么多,也没有像个严厉的老师一样对他们的行为斥责制止,只是好奇事件本身,便和李涵愉快地聊了起来。

  李涵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和很多孩子建立了信任。李涵说,要想聊到一起需要找准话题的切入点和共通性,并且不能带有任何评价态度,全然去接纳,才能融入。

  “城市历奇”是李涵2016年发起的一个实践探索项目,社工专门带领这些孩子利用周末时间在社会环境中开展户外活动,让孩子们在“历奇”的过程中完成任务,锻炼意志力和交往沟通能力,让他们更好认识社会,社工也在这个过程当中更好地认识了解他们,进而帮助他们。

  在检察院服务期间,李涵接到一个性侵案件。暑假,12岁的青青(化名)和来京务工的妈妈团聚,妈妈偶然发现她的同居男友性侵女儿,后来得知女儿在老家也被没有血缘关系的爷爷侵犯,这让她陷入深深地痛恨和无助之中,既不能把孩子再送回老家,她也没有能力在北京给女儿提供良好的教育和监护。李涵得到求助后,对青青进行多次服务,并想尽一切办法把她送到一所寄宿制学校,既解决了监护问题,也让青青找到了归属感。

  李涵告诉记者,对待长期遭受性侵害的案件,要找到孩子心理的平衡点,因为受害者已经有一套自己的防御机制,如果轻易打破忽略孩子的心理节奏就是揭开伤疤的二次伤害。在刚开始的帮扶中,李涵也会陷入“我认为”中,“我认为他需要心理咨询”“我认为他必须要解决幼年带来的创伤”,后来她发现,一味地按照“我认为他是需要的”去帮扶无济于事,受伤的心灵需要耐心等待,等待她们自身的心理能量恢复,放下一部分防御有勇气面对创伤再去进行下一环节的疗愈,而不是程序化地解决问题,即使这个过程很漫长。

  大三那年,李涵收到未管所的一封信。在过去的两年里,李涵经常活跃在社团、学生会的各种丰富活动中,已经把未管所的经历抛之脑后。打开信封,“对不起”三个字让李涵一下子想起了那段过往,想起了那个让她在组织活动中频频受阻遭受挫败还浑然不知谁在操控全局的男生,也恰巧因为李涵当年的热情、单纯、真心和善良,从没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才给这个深谙世故的男生留下了深刻印象。

  这件事对李涵影响很大,她意识到青少年的改变需要时间等待,原来真的有一个人短暂的出现可以引发另一个人长久的思考,李涵忽然明白了社工的重要性、意义和责任,他们就像走进“问题少年”灰暗人生的一盏灯。

  李涵说,“当这些孩子发现你在感受他们的感受,维护他们的自尊,理解他们的不良行为,试图保护他们,帮助他们找到快乐,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时,他也会慢慢对你产生信任。”

  帮扶的技巧和方法有千百种,但有一点不变,就是李涵会首先站在对方的角度理解他们的困难和痛苦,分析他们无法对抗伤害、改变境遇的原因,看得到他们在持续伤害的痛苦中依然维持生活的强大能量,而非质疑和强求,也正是这样的同理心和共情力让李涵渐渐抚平了受害者的心灵,打开了一个个心结。

  自从做了社工,李涵改变了许多,剪了短发,从不化妆,装扮得像个男孩儿,她关注这些未成年人爱穿的品牌、兴趣爱好,发现他们爱打游戏后,李涵也开始玩“吃鸡”和“王者荣耀”,原本1.0的眼睛现在高度散光。李涵说,这是找到共同话题,快速建立联系熟络起来的有效方式。

  李涵不喜欢以说教者的姿态强制他们做出改变,这只会让叛逆少年更加叛逆。她身体力行地把理解、平等、尊重、接纳融入和未成年被害人相处的方方面面,也赢得了孩子们的心,他们从不叫李涵老师,而是称呼她“大哥”或者“大涵”。

  每周,李涵都要和同事开车五六百公里到一些偏远的地方家访,了解这些未成年人的生活环境。由于长时间的工作,饮食作息的不规律,李涵和同事们身体频频出现状况,近乎透支。李涵头发都掉得厉害,其中一个同事刚来事务所的时候一百零几斤,现在因为“过劳肥”体重已经达到一百七十斤。

  李涵从当初误打误撞选择社工专业,到如今坚守在社工岗位上,这一路走来,她没从未停止前进的脚步。

  10年,李涵和同事们帮扶了北京四千多名未成年人,一个个鲜活的人生经历让李涵感慨颇深。“听的人生多了,反思多了,体会多了,会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对社会的责任越来越大。”李涵时常苛责自己,总觉得对孩子们的帮助还不够。

  10年,李涵的同龄人一个个都富裕起来,李涵的压力却一年比一年大,一年比一年更忙,不仅要忙于一线服务,还要专注这个领域的理论研究。她说,干这行没考虑挣不挣钱,也从不后悔当初的选择,虽然经济上清贫点,但在精神上得到了补偿。有时候她也想休息,但被害人迫切的需求,肩上背负的行业责任促使她不能停下脚步。李涵说,再忙也绝对不脱离一线服务,每年至少做一个案例,她不能放弃他们,这是她的底线。

  李涵希望每一个司法社工都能出现在未成年被害人需要的时刻,在他们的青春里留下一米阳光。